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团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学成果 | 课程建设 | 七彩校园 |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风采>>学子文苑>>抒情散文>>正文
 
[抒情散文]一季飞鸟谈谈我和我的诗歌(2018级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 刘宁)
2019-11-26 19:10   审核人:

一季飞鸟:谈谈我和我的诗歌


作者简介:
刘宁, 女, 纳西族,1996年3月生,云南丽江人,写诗、写评论。本科就读于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写作班,曾任文学院本科学生第一党支部组织委员。现为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2018级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
诗歌作品见于《作家》《民族文学》《中国诗歌》《华星诗谈》《散文月刊》《广西电业》等刊物以及当代广西网等公众平台,获第十四届广西区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一等奖。


我怀揣着诗意,只为这孤独的生命带来一片星辰。
有记者曾问我最喜欢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在您的一生中,文学究竟意味着什么?”博尔赫斯回答:“幸运和幸福。在我撰写生平第一行文字之前,我就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而毫无疑问正是这个原因,我知道我的命运是从事文学。”由此,我也常常询问自己,文学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无法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如果真要回答,那文学便是引我走出沼泽的一颗火种。
我出生在云南丽江,一个坐落于西南边陲的美丽小城,这里民风淳朴却也封闭落后。我在这座城市生活了18年。这18年里,极少有人问我我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偶有一次,与家人闲谈,提到我将来想成为作家。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笑笑便又转移了话题。许是他们觉得我年幼无知,不懂这生活,也不懂写作。他们没有人站出来反对我,也没有人问我为何想要成为作家。自此,我便沉默,不再和他人谈起我的写作梦。
直到2014年,我考入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才忽然发觉我似乎离文学近了一步。我在这里遇到了诗歌的启蒙老师,他告诉我“诗人”是一个高贵的身份,我们要有尊严的写作。我也结识了一群怀有赤子之心的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在深夜为了一个文学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却又在过后开怀大笑;我们骑车到江边,对着江水大声朗诵我们的诗歌;我们在三月举办“海子诗歌朗诵会”,试图走近那片永恒的麦地;我们在相思湖畔谈论李白、杜甫、顾城、兰波、里尔克、惠特曼、帕斯……我们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在无尽的孤独里,愿意做那个举起火炬的人。
诗歌是对内部世界的书写,是孤独的表达。我享受每个写诗的夜晚,仿佛我便进入了博尔赫斯那小径分岔的花园,那是隐秘、虚无而又真实的世界。那里每一个我都有迹可循,也都有归处,我不必焦虑的寻找,因为所有的我都在另一个清晨里一点一点回归,而这个完整的我必将是自由而又光明的。二十世纪心理学家分析导致现代人迷惘失落的原因有三:一为神的破灭导致的信仰幻灭,一为潜意识下对道德价值的怀疑,再就是人在科技文明下的物化与异化中造成的精神崩溃。我想,这也是进入后现代社会以来文学精神整体失落的重要原因。而诗歌作为向内的文学,它倾听人类的声音、关心人类的世界、书写人类的生存困境,也许它不能治愈现代精神文明危机,但它或许能在“痛苦”与“厌倦”的世界里,带我们摆脱“菲利斯丁”式的人生。
我前期的诗歌创作近乎于一种愤怒式的写作,通过文字的堆砌,在诗歌语言里宣泄自己的情绪。而忽略了诗歌语言本身的张力以及诗歌的独特美感,这样一种“我就做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疯子”的属于20岁的情绪宣泄,让我在诗歌世界里走了不少弯路。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在学习了秘鲁诗人塞萨尔.巴列霍、奥地利诗人里尔克、法国诗人兰波、超现实主义诗人罗伯特.布莱等诗人的诗歌作品后,对诗歌有了新的认识,初期我曾尝试着模仿写作,但我知道这样的模仿只是一时的。真正的写作需要个体经验和情感的融合,从而传达出更普遍的现实经验。钱钟书先生在《宋诗选注》的序章提到:“偏重形式的古典主义发达到极端,可以使作者丧失了对具体事物的感受性,对外界视而不见,恰像玻璃缸里的金鱼,生活在一种透明的隔离状态。”诗歌创作便是如此,无论是想象或是虚构都必须深深扎根于现实的土地,以寻找生命意义上的神性关怀和自我关照的可能。
我在诗歌的世界里寻找生命的意义;我明白远方的远方后藏着无尽的关于时间的秘密;我听见海德格尔说“向死而生”,我知道死亡不是消失,它并将以生的方式存在;我看见海子的太阳其实孤寂也落寞,顾城那黑色的眼睛被一代又一代的人用来寻找光明。我不太了解诗人的使命,尤其是在这个诗歌处于尴尬地位的时代。但我想,诗人应该有大胸怀、大格局,诗人要看见黑暗、看见自然、看见大河、看见天空,也看见人类。诗人也许会悲观,但更多的是带着善意,带着悲悯情怀。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荷尔德林在哀歌《面包和葡萄酒》中写道:“在贫困的时代,诗人何为?可是,你却说,诗人是酒神的神圣祭司,在神圣的黑夜中,他走遍大地。”也许,这就是诗人的使命,也是所有写作者的使命。
文章写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如若将来有人问起,我便会骄傲的告诉他:“我年轻时曾写过诗,你若不信,那便看看我这衣兜里沉睡一季的飞鸟。”

上一条:[抒情散文]扎根民族文化土壤 筑造时代精神高地(2016级写作班 孟琳峰)
下一条:[抒情散文]偷窥(2018级汉语言文学1班 张子豪)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五 11/26
· 广西民族大学 文学院比较文学学会学术研讨会印刷服务定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21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一 11/12
· 国学院:“八桂国学大讲堂”系列讲座之十八——楚国与楚风:楚文化的精神内涵与时代意义 11/12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三 11/12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网络云存储服务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01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民族语言文化展示与学习软件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30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国写作学会2019年学术年会暨会员代表大会广告、印刷经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29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