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办学规模 | 师资队伍 | 党团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学成果 | 课程建设 | 七彩校园 | 校园文化成果 | 院庆 | 校友风采 | 学子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学子文苑>>小说天地>>正文
 
[小说天地]不夜城(2015写作班 曲林)
2018-01-07 13:26   审核人:

不夜城

2015写作班  曲林                          

檐角铜铃摇曳,铃声清远,在凤凰古镇里回荡,雪沫子纷纷扬扬在各处覆上一层,太阳刚下山,行人便缩着脖子越走越快,好似在躲着什么。很快,巷子里便没了半点影子。

不一会儿,沱江边的店家便将门板顶上闩好,万家灯火阑珊,却都在一声婴儿啼哭中悄然捻灭。整座城,霎时陷入了黑暗……

“队长,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十几天了。再不安抚人心,恐这古城的百姓,都要搬走了!”队员李胜站在队长白云峰身后说道。

这古城里的女人三年前都中了毒,难以再孕,中医调养说至少五年,古城才能再有新生儿降临。古城素来交通不便,三年前又是出了那样的事,不说外地有孩童来的可能,就连本地的幼童,也匆匆送离外地去。

“他们怎么说?”李胜口中的队长白云峰说道。

“说……说是鬼婴。”李胜无端打了个冷颤。其实想来也不是没可能,凛冬已至,什么样的孩子才能在夜里啼哭十几天?成年人都会被冻死街头,更何况是婴儿?更奇怪的是,他们督查队的人已经巡逻了好些天了,都不见踪影。

白云峰无声一笑,显然觉得这个答案有些滑稽。

西北风卷挟着片子扑面而来,白云峰抽了根烟叼在嘴角,侧头之际,李胜“嘶啦”地一声已送来一根点燃了的火柴。白云峰垂眼看着烟尾,对准火星点儿猛地一吸便将其点燃。

檐角灯笼高悬,光影下白云峰领着一队人向暗巷里走去,细雪漫天飞舞,刚要落地又被一阵风打起了旋。

大伙儿压着雪“嘎吱嘎吱”地响着,突然间白云峰侧手一挡,将身后的一队人都拦住前进后,另一手随即拔掉嘴角剩的半根烟,狠狠扔至一旁。

他低头呸了一声,压低了声量咒骂道:“去你姥姥的,我就知道有人装神弄鬼!”

白云峰身后之人抖抖索索,双手皆在腰间的手枪及胸前的佛相之间徘徊,不知选哪个护身才好。

白云峰回头一瞥顿时明了,便对李胜说道:“靠在墙边原地等候!”

李胜看着前方暗巷里红伞飘摇,却不见半个人影。他心慌得厉害,绝对前所未有的,嘴里还要虚应着:“哎,队长小心!”说着挥手让队友都靠着暗墙。

白云峰三步并作两步大步向前跑去,可一抓,却扑了个空。白云峰嘿的一声,就不信邪了,左拳一勾,右拳一挥,依旧如此。伞一瞬间消失,由于惯性白云峰身子向前倾去,微微踉跄几步。

突然间,一女子的笑声引得众人抬眼。

白云峰顺着声音看去,却见一吊脚楼上有一黑衣女子,手中的伞却是把红伞。

白云峰眯眼一瞧,才看到她身后有一扇琉璃窗。

“大冷天的,何不乖乖回家睡觉!”那头女子一喊。

白云峰嗤笑一声,“是你在搞鬼?”

那女子不屑一顾,睨着幽幽道:“小女子何德何能,竟能让督察队队长怀疑?”

白云峰冷哼一声,反问:“大冷天的,何不乖乖回家睡觉!”

不料女子好身手,一眨眼功夫纵身而跃至白云峰身前,款款起身,侧头拂去肩头浮雪片片。“凭我一身功夫,凭你们,碍着我了。”

这话对白云峰毫无震慑力,他毫不遮掩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女人,突然恍然大悟般拉长语调:“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美女侦探吴雅冰啊!”

吴雅冰很是厌恶白云峰这样说话的口吻,别过身去准备离开。

不料被白云峰一把抓住,“听闻阿妹办案没有没破的,这次古城哭婴之事,阿妹可找到什么线索?”

吴雅冰缓缓将白云峰的手挣开,抿着笑意道:“队长何必套近乎?各凭本事岂不更好?”说着继续走去。

白云峰倒没那么多弯子,也不觉得求救便丢人,“阿妹,你身手再好,也比不过我手枪的速度。何不强强联手,为了古城的明天你再考虑考虑。”

白云峰说这话的时候,吴雅冰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侧头,余光瞥到靠在暗墙的那群人实在难以托付,可毕竟目的一样,便一时踌蹴不定了起来。

“什么东西!”白云峰抽出腰间手枪立马上膛,众人在白云峰一声吼中回醒,吴雅冰向前跑去,白云峰却将其拉在身后。

吴雅冰立马道:“联手可以,身后尾巴原地等候。”想起刚才那个影子一闪而过,吴雅冰确实需要人保护。但能保护她又不拖她后腿的,恐怕只有白云峰一人了。

白云峰一愣,可听吴雅冰话中语气并不像开玩笑,只好应允,回头叫道:“李胜!带兄弟回巡查房里等我!”

李胜还未反应过来,白云峰和吴雅冰已不见踪影,再想跟,也不能够了。也罢,“唉唉唉,走了回去等队长!”

……

“你查到什么消息?”

“你违规了。”

“外头天气冷,大伙儿回队里更安全。”

吴雅冰皱着眉头显然不悦,但是顿了顿还是说道:“我曾在婴儿啼哭附近雪地里,发现一对脚印。”

“有何可疑之处?”

“正常人右脚用力,可此脚印则反之,脚印左脚较深。我怀疑此人左脚有些问题,而且问题很大。”

白云峰不知为何质问:“那与此案有何联系?!不过左撇子罢了。”

吴雅冰看着白云峰的眼神有些奇怪,“你要联系?古镇人烟稀少,我挨家挨户观察都不曾发现有人是左撇子,队长那么问,可是心中有了人选?”

白云峰缄默不语,吴雅冰更是疑惑,就这么一瞬间两人纷纷走神,吴雅冰雪地里踩到一根木枝“咯吱”一声,显得格外响亮。

吴雅冰暗道坏了,顿住瞬间将白云峰一推,白云峰回过神来已经跌在一旁。再起身之际,“哐当”一声,吴雅冰身旁的雪及吴雅冰,全身而陷。

白云峰扑身过去,却来不及抓住吴雅冰的双手。他想起吴雅冰最后惊恐的双眸,愧疚不已。

他的头伸进空口一看,却见吴雅冰抓着岩壁撑着。

原来,这是一口枯井。

“你等我!”白云峰抬眼望向四周,迷雾茫茫,白雪一地却不见半根木棍。白云峰迅速起身,跑回刚才经过的一处丛林,使了劲儿将一棵矮树拔起。

飞奔而来不小心踢下一小丛雪,吴雅冰底下叫骂:“你想再害死我不成?!”

白云峰皱眉,弓身分明听到底下吴雅冰一声尖叫:“啊!”

“怎么了?!”白云峰半跪在地上趴在洞口问道。

“嘶嘶——”什么声音?

“底下是蛇窝!”吴雅冰吓得舌头打颤,与刚才叫骂白云峰时简直大相径庭。

“不怕!冬眠!”白云峰说道。

“没有……我看见它们在蠕动!”

白云峰听完一愣,连忙将矮树枝桠拆去,伸下给吴雅冰准备拉起。

“等等!你听!”吴雅冰冲白云峰说道。

白云峰手下一停,又听婴儿哭声,很近,声音也有所不同。

“哇……哇……”

吴雅冰敏锐察觉道:“声音柔了许多!怕主人就在附近!去,你快去找!”

白云峰不愿扔下吴雅冰一人,“我先拉你起来再说!”

吴雅冰拒绝:“你给我快去!木枝扔下卡住岩壁,我还能坚持一会!”

白云峰顿住,吴雅冰怒吼:“快去!”

白云峰不由自主地听了吴雅冰的话,将木枝小心伸了下去,吴雅冰叫停时他放置洞口,吴雅冰踩住一试,很是结实,让其赶快去追。

洞下有蛇不冬眠,白云峰怀疑这附近都是陷阱,蛇也是那个神秘人养殖的看家物,不由心寒,更加小心了起来。

白云峰又找来一根长棍横拿,一路快跑了过去,其中陷入两次枯井,好在手中横棍卡住,白云峰立马翻身而起。

一路追随声音狂奔,越是靠近,越是害怕。

终于,到了那个冰湖前见到一个小屋,而婴儿啼哭声,也没了。

小屋并未亮着灯,白云峰小心翼翼靠近。

深山老林,又有如此之多陷阱,白云峰不可能不怀疑。

他将枪上膛举好,一步一步移至门前,开门那瞬间,一只猫跳了出来,吓了白云峰一跳。

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传来,白云峰绷紧了神经,扣住指板差点开枪,可最后枪却被吓得掉落在地。

那人回过头来,借着月光,白云峰再清楚不过她是谁了。

“娘!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跛着脚,恰巧,就是左撇子。

不理会白云峰,那人手中不知拿着什么东西洒落一地。白云峰低头一看,竟是一些蝎子蜈蚣之类的毒虫。刚才那只猫去而复返,看也不看白云峰一眼,低头便吃起了那些毒物。

白云峰算是知道了,他质问:“娘!你为什么对猫下蛊!”还有陷阱里的蛇,大冬天不休眠,看来也是被下蛊了。

老树般斑驳的沧桑声:“你问你爹。”

问爹?白云峰恍然大悟:“难道三年前的下毒事件,也是你做的?!”

那人不答反笑,“在我眼里,白就是黑,是不是我做的,如今看来又何妨?”

白云峰的手在那人眼前一挥,毫无反应。底下的猫“喵”的一声,那人又抓了一把毒虫扔下。

白云峰抓着那人的手腕,“娘!你跟我下山去!”

那人淡淡一笑,“当年,你爹让我跟他上山,却把我扔在这个鬼地方。如今,你让我跟你下山去,又要把我关在哪个鬼地方?”

白云峰的肩膀一垮,“娘,你和我去归案。”

“归案?三年前的案,还是如今的案?”

白云峰静杵不语,那人笑道:“罢了罢了,三年前我并未下毒,可因着我蛊婆的身份皆怀疑是我,为此我的右腿还被打断,你不会不知道。你爹哄你,让你以为我去外头的医院疗养,不曾想,养得连眼睛都瞎了吧?闹得人心惶惶,确实是我做的,你要带我归案,就带吧。”

“不!阿婆,我带你去治疗!”

白云峰看去,却见不远处一身狼狈的吴雅冰。底下猫炸了毛弓起身子敌对,那人一声去,猫便转了性子撒腿跑了。

那人再笑,却淡淡说:“晚了。”

白云峰抬眼去看她,却见她倒了下去,那只猫突然又炸了毛惨叫,很是痛苦。白云峰趴在地上扶起她,可脉搏,已止。

白云峰惊恐万分地后退,“不……不……怎么会!”

吴雅冰向前赶来,那只猫已经无力躺在地上抽搐着。吴雅冰再三检查后,对着白云峰说:“她……死了。”

白云峰仰天怒吼,可于事无补。

那晚过后,午夜的凤凰,再也没有哭声扰乱心绪。

夜里凉风依旧,吴雅冰陪白云峰再酒舍里喝酒,赤脚大夫被请进酒舍为老板娘把诊,最后看了眼白云峰对老板道:“恭喜老板,夫人,有孕了……”

(已发表在每天读点故事客户端)

责编老师评论:故事性强的小说通常比较吸引读者。这类作品,除了故事本身要有趣,叙事上也讲求一定的技巧,要掌握好方向和节奏,时刻紧紧抓住读者的注意力。本文作者在两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不过,要想真正让读者投入情感,还需要在人物的性格、心理、思想观念、社会文化内涵上多下功夫。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拔动读者的心弦。

上一条:【小说天地】清欢锁(15写作班 唐丽霜)
下一条:[小说天地]一个夜晚(2015级写作班 马菁伶)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 2018年上半年党员发展对象名单公示 06/25
· 2018年上半年通过团委推优名单公示 06/20
· 文学院2018年博士研究生招生录取工作方案 05/10
· 关于全区2018届普通高等教育优秀毕业生拟推荐候选人名单公示 04/23
· 文学院2018年研究生调剂、复试和录取工作通知 03/28
· 文学院关于评选优秀大学毕业生的通知 12/20
· “喜迎十九大,共筑中国梦”廉政书法比赛获奖名单 10/17
· 2016-2017年团委、学生会“先进个人”名单公示 10/17
  热点文章
Copyright © 2006-2013文学院. 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民族大学3坡3栋 邮政编码:53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