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团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学成果 | 课程建设 | 七彩校园 |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风采>>学子文苑>>小说天地>>正文
 
[小说天地]余生,无万水千程(2018级汉语言文学1班 黄诗婷)
2019-11-26 19:14   审核人:

余生,无万水千程

六月的映城,雨季来临。黑压压的天空下,淅淅沥沥的雨好似一台庞大的织布机,雨点刷刷的织着,很快,干燥的校道被织得湿润了。

湿漉漉的学校侧门,挤着一群群焦急渴望的家长,手里提着果篮的,端着饭盒的,一个个的望向500米处的教学楼方向。也是,不过几天都要高考。

我本想去取钱,望到ATM机下充满了躲雨的人,便转向走去附近的洗手间。掏了掏口袋,唔,还带在身上了。

这个洗手间堪称这个学校最没人管的地方,倒不会恶臭,只是上厕所是辅,解决烟瘾才是主罢了。我摸出口袋里烟盒中仅剩的一支芙蓉王,顺手抖了抖裤袋,无语了自己半晌,没带火机。

“妞,借火吗?”走道里走来了一个俊俏少年,表情玩味,低头看向我。行,这校服,高三,又是一个老油条。

“噌”金属壳的Zippo打起火来格外带感,外面无比嘈杂忙碌车水马龙,只我们俩人独立于此,吞云吐雾。

“你哪个班的啊?”他眉毛一挑,又勾起玩味的笑容问我,“几天就要考试了,还敢这么浪?”低沉暗哑的声音,好像介绍克鲁尼在《颤栗时刻》对凶杀的痴迷与眷恋。

我猛吸最后一口,丢下烟蒂,脚尖扭了扭然后捡起扔掉,洗洗手准备离开。“文特尖,信吗。”我坚信所有时刻,人都不会以为我这个戴着耳钉抽着烟的“社会妹”是什么尖子班,这实在过于讽刺。

“理重,陶程。”我瞧瞧他,走了,这装雅情的公子哥儿有点意思。在这2000人的年级里,其实日后难再有交集,名字什么的从来就轻得像烟似的。

班级我从不欺人,我也确实喜欢香烟,但我并不是依赖它。人们对好的班级的学生总是一如既往地以为即使不全是品学兼优的乖仔,但也不会落魄到有我这般时时在学校里烧烟的。事实是,我们班的同学呀,人手一部手机,在这个全校禁止携带手机的律令边缘作死的疯狂试探,还有天天带妆的,公然拍拖的······应有尽有。许就是因为成绩都还不错,加上胆子不小的人微微加醋闹事,连班主任都不敢放大过错来管咯。

还有五天就要高考,平日里玩玩闹闹的小姐公子们都缓下玩劲,嗨呀呀,看这一个个认真的。考上一本大家都没问题,只是个人有个人的目标,985211,北上广,还有一定要去东北的,一定要和男女朋友考同一个学校的。我不太同人,考多少分不很有所谓,去哪里我都可以,最想当的不过是飘来飘去的浮萍与羽毛,信天,由天定。

考前一天,我课桌上收到了一张明信片。

“高考加油。——陶程”嘿,这哥们儿,连我位置都找着了,真不赖。随手一放,被我的同桌盛青青拿起看。

“谁呀这是?”青青略带幽怨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几日我的这位哭哭啼啼的同桌的烦心事成功感染了我。这可怜的妹仔上个周末被她男人盖了绿帽,发现的过程委实令她难过,和朋友逛街看到男友搂着别个女仔亲亲抱抱。听青青讲,这是拍拖了两年多的男友,纠缠到现在还是手没分成。

我从她与她男人纠缠至今被吐诉了不下二十次,其实我好想讲,当断则断斩仓止损,不是皆大欢喜?本区男子多达几百万,不说天涯何处无大树,换一个又如何?不过想到这个可怜妞可能会掉眼泪得更厉害,生生忍住了。

但,忍都是有限度的。当她再一次,“余余,我到底要怎么做,难道我比不上那个女的吗。我真是好中意他啊······”我冷眼瞧住她,决定要开开口了。

“你可以继续纠缠,但不一定有好结果。你日日这样,除开哭哭啼啼浪费体内水分子,外加打扰睡眠,影响高考之外,没有任何效用。” 我以为用感性的话对她讲大道理在此刻的效用几乎为零,但帮助她从眼前的利益来看,应该会有点用。从另一个角度讲,你的男人既然不能让你快乐,又何必像盲肠一样留住他?其实人人都懂此道理,是不是总需要一个人、一件事来不断戳破才明了呢?

青青痴痴睇住我,似是惊住,不怪她,从她倾诉至今,我从没开口讲过自己的观点,但事实不就是如此呀?青青到底没使我失望,一直到高考结束,她都不再提起有关这件事的任何一句话。只是低头,好好看书复习。

高考很快过去,两天决定三年。成绩于我不是最重要,只是有些会舍不得这群一起疯一起学的可爱人儿们。考完最后一科英语就收拾书,当我在清理以前写过的卷子时,陶程突然出现在我教室的窗外。无言对视了几秒,他竟径直走了进来,仿佛这教室是他自己家似的来去便利。

“我帮你搬回宿舍,我弄完了。”

“······”

“你不会说话?”

“······不用了吧。”我小声说道。

他把头又低了些,看着我,又无言。我真是弄不懂这个男生,既然人都明确拒绝了,为什么就这么不明道理。

他没再理我,弯下身子整理我的书和纸张,恍惚间我开始回想,从我和他目光碰撞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和我是一类人,不在乎很多事物,怕麻烦,但想要什么东西会努力得到。双双都在对方眼里读出另一个不从规则不服管教肆无忌惮的自己。有时候看人,特别是同类人,是非常简单的。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引着我走到宿舍楼下了。我接过书箱抬回寝室,收拾东西。不会太久家里有人会拿走,今晚的毕业聚餐许就没打算让我返家。

华灯初上,映城已然开始搔首弄姿翘首以盼。

班长订了一个大包厢,三个大圆桌容下我们班整整56人。个个都懂今晚过后难再相见,个个都放大了胃吃,敞开了怀喝,表白的表白,告别的告别。从夜幕始降临搞到凌晨路灯都要熄灭,从全员满齐到零落收拾场子的七八人。

我撑到了最后,包厢里墙上的玻璃镜映得我双颊通红,但眼神格外清晰明亮,也不记得喝了几听,吹了几瓶,但总归啤酒醉不了我,除了催人上厕所以及翻江倒海的胃让人仿佛身体血液倒灌一样的难受。

和最后关系极好的铁汁们依依惜别,双目都忍不住通红,拍拍肩背准备出门走人。从今往后,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何年何月出生,父是谁母是谁,都得重新来。

电梯门一开,看到的马上是陶程,一身运动服愣是被他穿得好看非凡,同乘电梯的姑娘们好像都骚动起,你看,就是这样一个让人都关注着他的男生。

“饮这么多酒,有病?”他语气晦暗,沉沉声音在迷灯遍布的走廊里层层放大,似有魔力蛊惑人心。

但他又让我奇怪了,我饮多少,饮的什么,可以让他来管控吗?不能吧。

我笑了,“关你事啊。”

我未曾想过我们对彼此有进一层的接触或说是想法,你知道,太相像的人其实有时不接触更好。我们就像长在同一棵树上但在不同枝杈的两片叶子,如此,就算土壤陷落,汁水倒灌,归根,都不会有交集其实。

他扯着我,一直走,走到人烟远离的地方,低头看我。正当我寻思着要如此互视到几时时,我瞳孔应该被放大了。下一秒,一个黑影覆盖在我脸前,嘴唇被束缚住,柔软的舌头侵略过我的牙关,不断被吮吸翻滚。

我惊了,弄不清状况。

“不关我事?这样关了吗?”

“······”

我虽然觉着他敢对一个满口酒气的人吻下去是相当有勇气的,但还是疑惑他这行为的理由。我实不敢在接触区区三次的情况下判断一个人会喜欢上我,或者是对我有其他意思,并且是这样一个晦涩难猜的人。我可以孤芳自赏,但不会自恋如此。这委实不符合常理呀。

“看上就是看上了,我没太多话解释。”

瞧瞧,洋洋得意像那天上的太阳,好像给你阳光是他的恩赐,晒伤了你无关紧要。

莫名其妙的对白,莫名其妙的恋爱。恋爱与我而言,实为可有可无。但我心里那片海洋上好像有只小帆船,在这诡魅的夜晚偏离轨道,不知朝着何处,离港而去。

“明天带你去游乐园。”“叮铃”一声,手机上弹出微信消息框。“晚上七点先去巴厘岛吃点东西再去。”

巴厘岛,人均消费500+的西餐厅。我寻思,这小少年还挺像阔绰那么回事,真是越来越符合少爷标签了。

描眉涂唇,烫染弄色,毕业后的大家都尽情忘我倒腾自己,恨不得再标新立异一些以此告诉路人:我是合理的,我脱离了中学,我是自由的。我不特殊,我当然是这一群体的一员,这是中学毕业的公开特权,何不好好享用。上好最后一层美妆粉,戴上耳环项链,喷好新入手的香氛,活脱脱一个大人了呀。

和陶程觅完食,散步消食走去游乐园。充斥着游乐园的除了小孩子和家长,余下的大多便是情侣,这里有太多适宜情侣的事物。

从海盗船下来,且不说上吐下泻,除去只记得在甩起来时我们彼此握紧对方的手,目前留下的只有走不直路的满眼星星。

“你是真的溜,和女朋友第一次来游乐场都是坐海盗船的?”我说道。脸色略微苍白的两人坐在凳子上休息,“不,只是你而已。因为我想让你永远记住啊。”

他本就肤白,眩晕后更多了一层青白,在夜色下异常透亮,满颊的闪烁引人移不开视线。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白了白眼。这话是青青教的,不错。男人的话,要信?会斩断你半条命呢。

“鬼就鬼了,哄你开心就行。走吧,摩天轮人还不多这会儿。”语毕,牵起我的手向前走,很自然。我觉着,我们是非比寻常的情侣,人们相识,相恋,牵手,接吻,这是正常顺序,可我们似是都反着来的。

所有的情侣都喜欢坐摩天轮,我亦中意,但是因为别样原因。摩天轮升至最高处,可俯瞰很多这城市的东西。你说人人都有千面,一座城也不一般。在正中高处看着这座城,四面八方,多么charming与美丽。我不由得站起来,手指指腹贴上玻璃窗,痴迷望向窗外。

“嘶”观赏尚处于入迷状态,我眉头一皱,后颈处传来刺痛,紧接着是湿软舌头的抚慰。

“你变态噢?没事就喜欢弄突袭?”我头不回,却能感受他窃喜的贱态。

“我要在这座城市留下我们的印记,你和我的。草莓算吧?”他边说,手边覆上我的脖颈,轻轻抚捏。这男人真是让人迷惑又容易陷落,让人明知他的话都是万不能信的话,却还是能让你忍不住遐想。

但现实不是能让你联想的梦境,回应他的只有无限寂静。他深啄的后果的吻痕,但那也是在后颈,头发一盖,什么都不会有。印记?不存在的。

起伏又平静的恋爱过得不快不慢,这一个月里除了一同吃吃喝喝看电影,也没什么新意,恋爱不都如此。但令众人期待的高考分数总算是出来了,我考了571,超过一本线24分。我阿妈知道了以后。第一件事是拉着我拜谢佑我成绩的不知是谁的天地老爷,第二件事跪谢祖宗,第三件事才马不停蹄的握住我的手,让我甚至以为是她考了这成绩,激动对我说:“乖女,辛苦了!”

无语半晌。

陶程是理科,考了635,多出一本线100多分,省内没有学校容得下的一尊大佛。

当别的同龄人在为志愿和家里人火吵时,我却是和男朋友因为志愿而冷战。说来好笑,我留省出省全是我个人自由,我阿爸阿妈都伸不到手管我,要你充当太平洋警察管这么宽?

“祝余,我希望你和我好,我想同你有一个可以看得到的未来。跟我来一个城市,行不行。”这是分数出来三天内,陶程第十几次和我说字不尽相同但意思却完全一样的话了。男性某些程度上着实有趣,他们只需轻飘飘说一句,这一切都是为你,为我们的将来努力,亲爱的,请你理解并同意。

可是拜托,谁要和你有什么将来?

我把陶程的QQ,微信,电话号码,甚至支付宝好友一概拉黑删除。一从头就没有什么开始的感情,也不太配有一个正式的结束。

填志愿的最后一天,我报了一个离家相当远的学校。中国地图里,家南校北,跨越几千里。锁定志愿,没告诉任何人。

三个月后。

陶程晒出了他与某985高校大门的合影,这是百日来我首次从朋友那儿接触到与他有关的消息。配文是,“济大,你好。”

我远在他千里外,说不出任何感想。

参星居西方,商星居东方,二者各居一方。

一星升起,一星落下,再未相见。

我们散场。

已是首条
下一条:[小说天地]西湖梦寻(18级汉语言文学4班 彭小洁)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五 11/26
· 广西民族大学 文学院比较文学学会学术研讨会印刷服务定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21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一 11/12
· 国学院:“八桂国学大讲堂”系列讲座之十八——楚国与楚风:楚文化的精神内涵与时代意义 11/12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三 11/12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网络云存储服务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01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民族语言文化展示与学习软件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30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国写作学会2019年学术年会暨会员代表大会广告、印刷经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29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