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团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学成果 | 课程建设 | 七彩校园 |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正文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先进典型系列六:笃实力行的民族文化研究者与教育者——记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教师陆晓芹
2019-10-29 13:59 来源:文学院 作者:冯慧宁 蒙兰蕊  审核人:

   在很多人眼里,陆晓芹爱说爱笑爱唱,兴趣广泛,精力充沛,充满激情,似乎永远都不觉得疲惫。近五年来,她还特别幸运,曾获得自治区文艺创作铜鼓奖、自治区社科成果二等奖、学校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和学校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等深誉。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所有的幸运均源于多年的坚持和努力,以及对学生、科研、教学和民族民间文化的热爱。她长期从事壮族与东南亚相关民族歌唱传统研究,喜欢观察、记录文化,也擅长讲故事。对她来说,把民族文化及其背后的故事讲给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是特别快乐的事。

陆晓芹老师

不断成长,做学生喜爱的老师

   在陆晓芹看来,只有自己不断成长,才可能成为一个好老师。因此,她从来不敢停下求知求学的脚步。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她的求学道路,“曲线救国”可能最贴切不过了。现在已是博士、教授的她,却曾经是一个差点没有考上本科的孩子——家庭的影响使得她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但对文史的特别偏爱也使她的数学成绩一塌糊涂。在那个年代,幸运的降分政策给了她一个进入大学本科就读的机会。在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读,对她来说是如鱼得水,而来之不易学习机会,让她更加努力学习。

   本科毕业以后,陆晓芹加入教师的行列,成为一个成人大专院校的老师。第一次当班主任的她,要面对的年龄跨度达7岁的三十多个学生,其中有三份之二来自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两人年轻比她大。在生活上,她努力和学生成为朋友。在教学上,非师范专业毕业的她最初连上好两节课都有些困难,但经过不断观摩学习、认真备课,她很快从教学“新手”成长为“熟手”,一个学期授课时数最多达到近400节。但不断备课、上课的生活,让她总是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因此,在参加工作五年多之后,她加入了考研的队伍并顺利通过考试。

   1999年,她重返母校,成为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第一届硕士研究生,跟随导师朱慧珍教授从事民族文学审美研究,开始了从精英书面文学向民间口头文学的转向。在深化文艺学、美学理论学习的同时,努力向民族学、人类学和民俗学领域拓展。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她又进入我国民俗学研究重镇、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专业,系统地学习了民俗学、民间文学专业的理论与方法,同时强化了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知识的研修。博士毕业以后,陆晓芹又利用个人到泰国、越南进行汉语教学的机会,将壮族与泰-佬、岱-侬民族歌唱传统研究纳入视野,由此考察相关民族的历史与文化关系,对民族史、东南亚研究也有了更多的关注。

   从山村走到城市、再走出国门,从不会讲普通话到成为普通话测试员,再回归民族语言文化研究领域,陆晓芹的路并不平坦。面对学生,她并不讳言自己努力求学、不断成长的人生故事,不是要炫耀,而是想告诉孩子们:“知识改变命运、学习成就未来”的话是真的,要想获得把握自己人生命运的自由,就要有超越世俗功利的心态,为实现理想而矢志不渝的努力。

热爱科研 ,在田野中挥洒青春

   对陆晓芹来说,投身于民族文化研究领域是很偶然的。从小学开始的汉语文化教育,让她本能的觉得“民族”“民间”是和“没有文化”联系在一起的。在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学习期间,对汉语文学作品的大量阅读,更加深了她的认知,甚至对民族民间文化有轻视的态度。但在硕士阶段,当她因为喜爱美学而误打误撞的转到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研究领域以后,才发现其中蕴藏了太多丰富深刻而又生动有趣的东西。

   在壮乡歌海里长大的她对山歌的触觉格外敏锐,对壮族歌圩文化的审美研究为她打开了学术研究的大门。从此,民族文化的田野调查于她成了家常便饭:身穿休闲装,脚踏运动鞋,身背双肩包,来一次说走就走的田野调查。背包里装的,不是化妆品,而是笔记本电脑、录音笔、小本子、照相机之类的东西。在乡下民间,胸前挂着相机的她经常被村民当作记者。但仔细一想,她不正是民族文化的记录者吗?在那个矮小的身躯里,有对民俗和民间文学的好奇心,更有对民族民间文化不断衰落的忧虑和一份担当。因此,近二十年来,她不停奔走,把青春挥洒在民族文化的田野上,希望对其有更详细的记录和更深入的了解。

   出生在靖西这片山歌如繁花盛开的土地上,研究歌圩文化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她不愿局限于广西这一片土地。2008-2010年的公派教师经历,让她开始对泰-佬族群歌唱文化产生兴趣;2010-2011年在越南从事两个多月的汉语教学,又让她把越南北部岱-侬族群歌唱传统纳入了研究的视野。从此,她的田野足迹延伸到泰国、越南和老挝。在泰国东北部,她曾对当地的Molam艺术做了一年的田野调查;在越南北部,她调研工作也有近10次。在异国他乡做从事田野调查,过程之艰难可想而知,是获取新知快乐让她鼓起了克服困难的勇气。这种快乐,有一部分转化为可见的功利,如:“吟诗”与“暖”——广西德靖一带壮族聚会对歌习俗的民族志考察》获得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两篇论文获得自治区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区社科项目壮泰民族民间歌唱文化比较研究——以壮族‘末伦’和泰佬民族Mawlum的比较为个案”结题被评为优秀;获得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立项“‘一带一路’视野下的壮泰族群歌唱传统研究”。

在 担任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科任老师和班主任以后,每当面对在专业学习中茫然无措、缺乏学习动力的学生时,她喜欢谈起自己从事民族文化调查研究的许多小故事,从学生们充满好奇的目光中感受到他们不断萌生的对民族文化、学术研究的热情。

关爱学生,融思政与实践于课堂内外

5岁把玩父亲的教鞭开始,陆晓芹似乎就注定要与教师的职业结缘。因此,大学毕业后选择职业时,“教师”不仅是她的第一选择,也是唯一的选项。她如愿以偿了,把关爱学生、用心教学作为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充满激情则成为对抗繁重工作压力最好的手段。

说到教学上的压力,首先是工作量过大。2018年,她曾统计自己10年来的教学工作情况:先后主讲6门研究生课程和15门本科生课程,每年都超额完成教学工作任务。在繁重的工作任务之下,教师很容易变成“教书匠”。

陆晓芹不喜欢做“教书匠”的感觉,因此无论是在国内从事文化人类学、民俗学、壮族民间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的教育教学工作,还是作为国家公派汉语教师到泰国玛哈沙拉坎大学教汉语,她都会根据学生语言文化背景、学历层次等的不同,努力将本学科最新成果和前沿知识运用于教学中,调整教学内容,丰富表达技巧。对在外国学生的教学中,她会以歌唱辅助教学。在国内从事与民族文化相关的教学活动中,她也喜欢不时唱上几句壮族山歌,让学生们感受民族民间文化的魅力。

担任本科“壮族民间文学”“文化人类学”和研究生 “文化人类学与田野调查”“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与保护”“口头传统研究”等课程的教学中,她还运用了大量从田野调查得来的音像资料。与此同时,她还结合教学内容,将理想信念、伦理道德等教育融汇于其中,如在“文化人类学”课上讲到“家庭、婚姻与亲属制度”,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和伦理观。可以说,她的课堂既有富于感性、故事性强、图文并茂、声情俱佳的讲授,也有富于理性、强调互动的读书报告会和主题讨论会,深得学生们的喜爱。

在教学实践环节,从指导读书和报告、身体力行的田野调查、循序渐进的论文写作训练,陆晓芹想了许多办法。其中,对学生们的田野调查训练,是她长期努力、用力最深的部分。除了结合课程内容开展短期调研以外,自2015年以来,每年暑假,她都会在繁忙工作中抽出十天左右的时间,带领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学生开展田野调查。其中,2016-2018年暑假,她连续三年带领学生到广西靖西市安德镇开展自然村落历史人文状况普查。凭借多年积累的田野工作基础,她推动在该镇挂牌成立“广西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教学科研基地”,让学生分组进驻不同村落,从入户调查、画村落图到记音、观察记录民俗文化活动,让“田野”二字在孩子们的心里扎根。学生团队少则二十人、多则三四十人,分散在十几或二十几个村落,而指导老师往往只有她一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每天醒来,陆晓芹心里牵挂都是学生们,“孩子们今天在村里的工作展开得如何”“孩子们在村里的生活是否住得习惯”“今天我要用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去村里看孩子”等问题是她最常问的。缺乏田野调查经验的学生们让陆晓芹每天奔走各个村落,把文化人类学的课堂搬到了田野中,手把手指导实践。她则因过于疲惫而乏力、失声,几乎病倒。

为了学生的成长,陆晓芹还做了大量的服务工作,如:当班主任、指导社团活动。自2016年以来,她服从学院安排,担任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2016级和2017级壮语班的班主任。无论工作多忙,她都努力抽出时间,和学生们沟通交流,及时了解他们的疑惑和困难。在学校大力推进创新创业教育中,她又积极指导学生创新创业工作。自2015年以来,她指导申报10个项目大学生创新项目和1个大学生创业项目,其中有4项获得立项;20176月,她指导1个学生团队参加“互联网+”创业大赛。

在同事和学生看来,陆晓芹是热情的,对于学生往往有求必应,似乎不善于拒绝。她曾长期住在校外,从家里往返学校一趟要两个多小时。但学院的学生活动需要评委或指导老师时,往往会想到她。这样的工作,不算工作量,没有酬金。如果是晚上的活动,结束时已没有公共汽车,她还必须自己掏钱坐出租车。因此,她也曾想过要回绝。但学生说:“学院某某领导说,如果找不到其他老师,就请陆老师吧,她不会拒绝的。”于是,她便再也没有了回绝的理由。她说:“老师们当年没有拒绝我,我今天又怎能拒绝学生们呢?”

关注“非遗”,推动民族文化传承发展

 随着生活方式的变迁和现代学校教育的普及,原来以口耳相传的民间文化逐渐衰落。面对这种情况,陆晓芹曾经非常难过,深感惋惜甚至哀叹。但经过理性思考,她意识到,文化总在不断变化之中,新陈代谢是必然的。除了记录和研究以外,她可以努力让更多人了解去了解文化,拓展其生存空间,使其持有者可以自主选择其发展的方向。因此,在从事教学科研的同时,她也关注非物质文化的保护工作,努力以专业知识推动民族文化的传承发展。

 这些年来,她利用专业知识,为政府的文化工作提供力所能及的教学咨询服务,例如:到崇左市、环江县等地自治区文化厅的“三区”人才培训班授课;担任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马山壮族三声部民歌国家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程”的项目顾问;参与自治区及一些区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评审工作;参与专题调研,为地方政府传承和保护传统文化发声。与此同时,随着社会大众对民族民间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陆晓芹也会接受纸媒、电视、广播和网络媒体的访谈,宣传普及民俗文化知识。

 在这些工作中,面向社会大众和学生们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普及工作,是她特别乐意做的一件事。她曾到武鸣县太平镇,为基层干部讲出身于当地著名的历史人物、被誉为“粤西才子”的刘定逌及其文化遗产;也曾走进白沙村小学、新屋村小学讲平话文化,走进广西大学附中讲节日文化,走进贵港蒙公中学谈壮族三月三,走进中国人民大学讲刘三姐文化。习惯了高校的教学工作,她发现面向中小学生讲课时,虽然用时不长,内容也不深,但感觉会特别费力。因此,她需要施展混身解数,努力用最浅白的语言、最生动的方式去传达。在白沙村小学讲课的时候,她除了辅以唱歌,还把自己从泰国带回来的各种小礼物都用上了。

 在自己的学校里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是陆晓芹近年来的重要工作。除了面向研究生讲授“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保护”的课程,她还于2013年申请开设“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论”的全校通识课程。在文学院,她与同事一道,指导学生成立“民族文化保护传承协会”并开展各种活动。2016年,广西民族大学获批成为文化部和旅游部“非物质遗产传承人群研修计划”的首批培训单位之一,陆晓芹也积极参与其中,担任教学工作,参与回访调研。与此同时,她还参与广西民族大学“非遗学堂”的组织、主讲工作,至今为止已开展了11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从高职院校走到综合性高校,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陆晓芹从庞杂的教学内容中抽身出来,逐渐以民族文化教学科研为主线。她的方向感越来越清晰,要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审核人:卢柳媚

 

 

上一条:【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先进典型系列七:有激情、有担当、有爱心的新时代教师——记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教师吴纪梅
下一条:【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文学院第十四期党校培训课程顺利结束
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网络云存储服务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1/01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民族语言文化展示与学习软件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30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国写作学会2019年学术年会暨会员代表大会广告、印刷经费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10/29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九十 10/22
· 文学院:“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八十七 10/15
· “言文行远”主题系列讲座之一百八十六 10/15
· 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卓越写作人才实验班”第五讲 09/16
·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 “2019年广西汉字听写大赛网络直播”采购项目成交公告 06/13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