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概况 | 办学规模 | 师资队伍 | 党团生活 | 科研成果 | 教学成果 | 课程建设 | 七彩校园 | 校园文化成果 | 院庆 | 校友风采 | 学子文苑 
学子文苑
 诗歌王国 
 抒情散文 
 小说天地 
 戏剧人生 
 读书有感 
 作品品评 
 影视评论 
 时事纵谈 
 实践记录 
 深度报道 
 校园印象 
 闲事趣谈 
 应时专栏 
 写作训练营 
 文事讯息 
当前位置: 首页>>学子文苑>>深度报道
   
尚无资料
共0条  0/0 
作品发表班级排行榜
2015级秘书班倪嘉娴

祁十木: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

2015级秘书班    倪嘉娴(汉族)

2017122日上午,首届“嘉润复旦全球华语大学生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举行,嘉润,复旦全球华语大学生文学奖终审评委,同来自海内外的文学爱好者以及全国各地高校的青年学子等400余人出席了此次颁奖活动。而在此次大赛中,我校的2014级写作班的祁守仁同学(笔名:祁十木)凭着原创《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最终在散文类作品中获得优异的成绩。

在读了《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后,我有幸对祁守仁同学进行了一次短暂采访,在交流过程中发现,的确,世界需要一个像他这样的混蛋。

担任相思湖诗群社长,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虚构审稿部部长的祁守仁同学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拥有不小的名气,其作品见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作品》《朔方》《诗歌月刊》《飞天》《青春》《回族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他也曾获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第三届淬剑诗歌奖、第十二届广西全区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三等奖、第六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优秀奖、首届玉平诗歌奖新锐优秀奖、第四届野草文学奖诗歌优秀奖等奖项。印象中的他,微胖的身躯,特立独行的发型,习惯性地带着一顶帽子,偶尔留点胡茬,也十分有点混蛋作家的样子。以前和他一起聊天的时候,他幽默谈吐总是给我平易近人的感觉。但通过此次采访,我却对他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以笔为矛的斗士

“我曾无数次梦想成为一名斗士,以笔为矛,但似乎做不成这样的人,我顶多护卫一下自己,当一个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不加引号的混蛋,也可以是美丽的梦想。”对于《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这篇创作谈中对自我的评价,祁守仁是这样描述的。

同时他说道,在这篇创作谈的诞生伊始,他也不是能信手拈来的,同样经历了灵感空乏,无从下笔的状态,最后的诞生是在半夜将入眠时,突然想到这个题目,才自然而然的将它写了下来。当谈起这篇创作谈想表达的情感时,祁守仁表示:“里面包含了自己对写作意义的追问,这是每个写作者必须思考的问题,但这个又是一个永远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其次是对自我生活上的一些不愉快的抒发,想用文字来表达。”对于自己的写作道路,祁守仁是这样说的:“因为小时候就喜欢看书这件事儿,所以很早就开始会写些东西,真正意义的写作应该是初中,那个时候受第三代诗人的影响,所以开始写诗,那时候的自己很膨胀,写的也很不成熟,现在随着看的东西的增多,自己的内心也经历了些变化,自然而然,写的东西也和以前有所差别。”他还说:“每个写作者都是一样的,当作品一经写出,作品已经不属于作者个人所有,我之所以想写,一定是我有所想。”的确,在他的作品中,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一个用笔来抒发自己内心,一个以笔为矛来抗争生活中的不如意的斗士。

孤独行走的笔者

“想写很多话,让更多的梦破碎在纸上,让更多的伤疤被揭开,当做一个物件,被人赏玩,这很能刺激我。”读到这,相信你也能读到祁十木笔下活生生的刺痛感。同样,在他的其他作品当中,例如《红裙子》、《火炕》又或是《创作谈》,也流露出个人情感的孤寂。对于孤独这种写作特点的思想传达,他是这么说的:“每个写作者都是孤独的,不仅仅是生理的孤独,更大层面上是精神上的孤独,相信大家都一样。我十八岁离家漂泊,以后也可能一直漂泊,这种孤独感肯定存在,同时也与我个人的性格有关,也和我早期经历的一些事有关。另外早期阅读的一些作品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总之多种因素形成了我现在写作的特点。”

文学的道路注定是孤独且漫长的,想要成为好的写手,不仅仅是需要自我的先天条件,后天阅读的知识储备量也是需要慢慢积累的,继而逐渐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能维持中国文坛百花齐放盛状的,少不了我们年轻人孤勇地写作。

初心不锈的匠人

“就让我安静地做一个真诚的混蛋,我能写诗写故事,当做摇篮曲,哄一哄自己,偶尔睡得好一些。”这是散文中祁守仁同学对自己的一个愿望。祁守仁同学告诉我说“不清楚写作为了什么,硬要说的话,就是小到为自己写作,为家人朋友写作,大到有一种民族使命感,为民族而写作。”说完后他还不忘加上一句戏谑,“但是可能此刻我的回答是这样,下一刻或许就不同了。”不必说,祁守仁同学对写作的感情或许可以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样文艺的名言来形容。在问及其生活中一些困惑的时候,他看了看我,笑道:"在写作方面,肯定就是有迷惑的时候,生活压力很多,对于名利我看的很淡,有时候我就会想如何好好进行着我的写作。在感情方面,具体什么我就不说了,这个你真要我讲,我还真不想讲。"

在写作道路上,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故而学无止境,写作就是一个人灵魂的体现,故而情感不俗。挑三拣四地学,无病呻吟地写,不在写作的道路上枯槁,就在写作的源泉中溺亡。

世界应该有的混蛋

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汲取更多的养分之后,我始终忘不了一位年轻作家的身影,在深夜的书桌前,着微弱的台灯的眼,忙碌又孤独地写给世人:“我是一个年轻人,天亮后或是在梦中,可爱的人们,请不要说爱我。”同时这也是那位作家笔下散文的结尾,最后这段吸引人的文字真正所展现的,是一个以笔为矛的混蛋的心声,同时也是一个孤独写作的混蛋,一个初心不锈的混蛋对深夜的呐喊。这是世界需要的混蛋,也是世界应该有的混蛋。

最后,我向祁守仁讨教写作经验,他笑着说:“我还真不知道经验是什么,我觉得最主要还是自己的内心,可以说你要有一种自命不凡的自信,也可以说是一种放荡不羁的性格,偶尔也要有一些和世俗不太一样的想法吧。”

责编老师评论:深度报道所要超越的,是一般新闻报道只传达外部信息的表面化,而试图深入新闻事件的社会、历史与文化的纵深,深入新闻人物的内心思想、观念和情感的内核。本文是一篇人物访谈,作者在此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不过人物专访所需技术、能力上的自我训练和提高,作者还有待进一步努力。

作品发表个人排行榜
2015级秘书班倪嘉娴

祁十木: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

2015级秘书班    倪嘉娴(汉族)

2017122日上午,首届“嘉润复旦全球华语大学生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举行,嘉润,复旦全球华语大学生文学奖终审评委,同来自海内外的文学爱好者以及全国各地高校的青年学子等400余人出席了此次颁奖活动。而在此次大赛中,我校的2014级写作班的祁守仁同学(笔名:祁十木)凭着原创《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最终在散文类作品中获得优异的成绩。

在读了《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后,我有幸对祁守仁同学进行了一次短暂采访,在交流过程中发现,的确,世界需要一个像他这样的混蛋。

担任相思湖诗群社长,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虚构审稿部部长的祁守仁同学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拥有不小的名气,其作品见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作品》《朔方》《诗歌月刊》《飞天》《青春》《回族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他也曾获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第三届淬剑诗歌奖、第十二届广西全区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三等奖、第六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优秀奖、首届玉平诗歌奖新锐优秀奖、第四届野草文学奖诗歌优秀奖等奖项。印象中的他,微胖的身躯,特立独行的发型,习惯性地带着一顶帽子,偶尔留点胡茬,也十分有点混蛋作家的样子。以前和他一起聊天的时候,他幽默谈吐总是给我平易近人的感觉。但通过此次采访,我却对他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以笔为矛的斗士

“我曾无数次梦想成为一名斗士,以笔为矛,但似乎做不成这样的人,我顶多护卫一下自己,当一个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不加引号的混蛋,也可以是美丽的梦想。”对于《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这篇创作谈中对自我的评价,祁守仁是这样描述的。

同时他说道,在这篇创作谈的诞生伊始,他也不是能信手拈来的,同样经历了灵感空乏,无从下笔的状态,最后的诞生是在半夜将入眠时,突然想到这个题目,才自然而然的将它写了下来。当谈起这篇创作谈想表达的情感时,祁守仁表示:“里面包含了自己对写作意义的追问,这是每个写作者必须思考的问题,但这个又是一个永远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其次是对自我生活上的一些不愉快的抒发,想用文字来表达。”对于自己的写作道路,祁守仁是这样说的:“因为小时候就喜欢看书这件事儿,所以很早就开始会写些东西,真正意义的写作应该是初中,那个时候受第三代诗人的影响,所以开始写诗,那时候的自己很膨胀,写的也很不成熟,现在随着看的东西的增多,自己的内心也经历了些变化,自然而然,写的东西也和以前有所差别。”他还说:“每个写作者都是一样的,当作品一经写出,作品已经不属于作者个人所有,我之所以想写,一定是我有所想。”的确,在他的作品中,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一个用笔来抒发自己内心,一个以笔为矛来抗争生活中的不如意的斗士。

孤独行走的笔者

“想写很多话,让更多的梦破碎在纸上,让更多的伤疤被揭开,当做一个物件,被人赏玩,这很能刺激我。”读到这,相信你也能读到祁十木笔下活生生的刺痛感。同样,在他的其他作品当中,例如《红裙子》、《火炕》又或是《创作谈》,也流露出个人情感的孤寂。对于孤独这种写作特点的思想传达,他是这么说的:“每个写作者都是孤独的,不仅仅是生理的孤独,更大层面上是精神上的孤独,相信大家都一样。我十八岁离家漂泊,以后也可能一直漂泊,这种孤独感肯定存在,同时也与我个人的性格有关,也和我早期经历的一些事有关。另外早期阅读的一些作品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总之多种因素形成了我现在写作的特点。”

文学的道路注定是孤独且漫长的,想要成为好的写手,不仅仅是需要自我的先天条件,后天阅读的知识储备量也是需要慢慢积累的,继而逐渐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能维持中国文坛百花齐放盛状的,少不了我们年轻人孤勇地写作。

初心不锈的匠人

“就让我安静地做一个真诚的混蛋,我能写诗写故事,当做摇篮曲,哄一哄自己,偶尔睡得好一些。”这是散文中祁守仁同学对自己的一个愿望。祁守仁同学告诉我说“不清楚写作为了什么,硬要说的话,就是小到为自己写作,为家人朋友写作,大到有一种民族使命感,为民族而写作。”说完后他还不忘加上一句戏谑,“但是可能此刻我的回答是这样,下一刻或许就不同了。”不必说,祁守仁同学对写作的感情或许可以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样文艺的名言来形容。在问及其生活中一些困惑的时候,他看了看我,笑道:"在写作方面,肯定就是有迷惑的时候,生活压力很多,对于名利我看的很淡,有时候我就会想如何好好进行着我的写作。在感情方面,具体什么我就不说了,这个你真要我讲,我还真不想讲。"

在写作道路上,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故而学无止境,写作就是一个人灵魂的体现,故而情感不俗。挑三拣四地学,无病呻吟地写,不在写作的道路上枯槁,就在写作的源泉中溺亡。

世界应该有的混蛋

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汲取更多的养分之后,我始终忘不了一位年轻作家的身影,在深夜的书桌前,着微弱的台灯的眼,忙碌又孤独地写给世人:“我是一个年轻人,天亮后或是在梦中,可爱的人们,请不要说爱我。”同时这也是那位作家笔下散文的结尾,最后这段吸引人的文字真正所展现的,是一个以笔为矛的混蛋的心声,同时也是一个孤独写作的混蛋,一个初心不锈的混蛋对深夜的呐喊。这是世界需要的混蛋,也是世界应该有的混蛋。

最后,我向祁守仁讨教写作经验,他笑着说:“我还真不知道经验是什么,我觉得最主要还是自己的内心,可以说你要有一种自命不凡的自信,也可以说是一种放荡不羁的性格,偶尔也要有一些和世俗不太一样的想法吧。”

责编老师评论:深度报道所要超越的,是一般新闻报道只传达外部信息的表面化,而试图深入新闻事件的社会、历史与文化的纵深,深入新闻人物的内心思想、观念和情感的内核。本文是一篇人物访谈,作者在此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不过人物专访所需技术、能力上的自我训练和提高,作者还有待进一步努力。

作品发表点击排行榜
2015级秘书班倪嘉娴

祁十木: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

2015级秘书班    倪嘉娴(汉族)

2017122日上午,首届“嘉润复旦全球华语大学生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举行,嘉润,复旦全球华语大学生文学奖终审评委,同来自海内外的文学爱好者以及全国各地高校的青年学子等400余人出席了此次颁奖活动。而在此次大赛中,我校的2014级写作班的祁守仁同学(笔名:祁十木)凭着原创《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最终在散文类作品中获得优异的成绩。

在读了《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后,我有幸对祁守仁同学进行了一次短暂采访,在交流过程中发现,的确,世界需要一个像他这样的混蛋。

担任相思湖诗群社长,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虚构审稿部部长的祁守仁同学在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中拥有不小的名气,其作品见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作品》《朔方》《诗歌月刊》《飞天》《青春》《回族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他也曾获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第三届淬剑诗歌奖、第十二届广西全区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三等奖、第六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优秀奖、首届玉平诗歌奖新锐优秀奖、第四届野草文学奖诗歌优秀奖等奖项。印象中的他,微胖的身躯,特立独行的发型,习惯性地带着一顶帽子,偶尔留点胡茬,也十分有点混蛋作家的样子。以前和他一起聊天的时候,他幽默谈吐总是给我平易近人的感觉。但通过此次采访,我却对他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以笔为矛的斗士

“我曾无数次梦想成为一名斗士,以笔为矛,但似乎做不成这样的人,我顶多护卫一下自己,当一个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不加引号的混蛋,也可以是美丽的梦想。”对于《世界需要我这样的混蛋》这篇创作谈中对自我的评价,祁守仁是这样描述的。

同时他说道,在这篇创作谈的诞生伊始,他也不是能信手拈来的,同样经历了灵感空乏,无从下笔的状态,最后的诞生是在半夜将入眠时,突然想到这个题目,才自然而然的将它写了下来。当谈起这篇创作谈想表达的情感时,祁守仁表示:“里面包含了自己对写作意义的追问,这是每个写作者必须思考的问题,但这个又是一个永远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其次是对自我生活上的一些不愉快的抒发,想用文字来表达。”对于自己的写作道路,祁守仁是这样说的:“因为小时候就喜欢看书这件事儿,所以很早就开始会写些东西,真正意义的写作应该是初中,那个时候受第三代诗人的影响,所以开始写诗,那时候的自己很膨胀,写的也很不成熟,现在随着看的东西的增多,自己的内心也经历了些变化,自然而然,写的东西也和以前有所差别。”他还说:“每个写作者都是一样的,当作品一经写出,作品已经不属于作者个人所有,我之所以想写,一定是我有所想。”的确,在他的作品中,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一个用笔来抒发自己内心,一个以笔为矛来抗争生活中的不如意的斗士。

孤独行走的笔者

“想写很多话,让更多的梦破碎在纸上,让更多的伤疤被揭开,当做一个物件,被人赏玩,这很能刺激我。”读到这,相信你也能读到祁十木笔下活生生的刺痛感。同样,在他的其他作品当中,例如《红裙子》、《火炕》又或是《创作谈》,也流露出个人情感的孤寂。对于孤独这种写作特点的思想传达,他是这么说的:“每个写作者都是孤独的,不仅仅是生理的孤独,更大层面上是精神上的孤独,相信大家都一样。我十八岁离家漂泊,以后也可能一直漂泊,这种孤独感肯定存在,同时也与我个人的性格有关,也和我早期经历的一些事有关。另外早期阅读的一些作品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总之多种因素形成了我现在写作的特点。”

文学的道路注定是孤独且漫长的,想要成为好的写手,不仅仅是需要自我的先天条件,后天阅读的知识储备量也是需要慢慢积累的,继而逐渐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能维持中国文坛百花齐放盛状的,少不了我们年轻人孤勇地写作。

初心不锈的匠人

“就让我安静地做一个真诚的混蛋,我能写诗写故事,当做摇篮曲,哄一哄自己,偶尔睡得好一些。”这是散文中祁守仁同学对自己的一个愿望。祁守仁同学告诉我说“不清楚写作为了什么,硬要说的话,就是小到为自己写作,为家人朋友写作,大到有一种民族使命感,为民族而写作。”说完后他还不忘加上一句戏谑,“但是可能此刻我的回答是这样,下一刻或许就不同了。”不必说,祁守仁同学对写作的感情或许可以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样文艺的名言来形容。在问及其生活中一些困惑的时候,他看了看我,笑道:"在写作方面,肯定就是有迷惑的时候,生活压力很多,对于名利我看的很淡,有时候我就会想如何好好进行着我的写作。在感情方面,具体什么我就不说了,这个你真要我讲,我还真不想讲。"

在写作道路上,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故而学无止境,写作就是一个人灵魂的体现,故而情感不俗。挑三拣四地学,无病呻吟地写,不在写作的道路上枯槁,就在写作的源泉中溺亡。

世界应该有的混蛋

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汲取更多的养分之后,我始终忘不了一位年轻作家的身影,在深夜的书桌前,着微弱的台灯的眼,忙碌又孤独地写给世人:“我是一个年轻人,天亮后或是在梦中,可爱的人们,请不要说爱我。”同时这也是那位作家笔下散文的结尾,最后这段吸引人的文字真正所展现的,是一个以笔为矛的混蛋的心声,同时也是一个孤独写作的混蛋,一个初心不锈的混蛋对深夜的呐喊。这是世界需要的混蛋,也是世界应该有的混蛋。

最后,我向祁守仁讨教写作经验,他笑着说:“我还真不知道经验是什么,我觉得最主要还是自己的内心,可以说你要有一种自命不凡的自信,也可以说是一种放荡不羁的性格,偶尔也要有一些和世俗不太一样的想法吧。”

责编老师评论:深度报道所要超越的,是一般新闻报道只传达外部信息的表面化,而试图深入新闻事件的社会、历史与文化的纵深,深入新闻人物的内心思想、观念和情感的内核。本文是一篇人物访谈,作者在此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不过人物专访所需技术、能力上的自我训练和提高,作者还有待进一步努力。

Copyright © 2006-2013文学院. 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西民族大学3坡3栋 邮政编码:530006